洪湖结束人工围网养殖历史 渔民彻底“洗脚上岸”

您当前的位置 :县市频道 > 洪湖市 正文 来源: 长江云 时间:2017-07-19 17:58

  2017年7月13日上午,中国第七大淡水湖、湖北省第一大湖——洪湖,开始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增殖放流活动,3900万尾鱼苗投入洪湖,洪湖大湖水域从此结束了人工围网养殖的历史,进入了“人放天养”的时代。洪湖上以湖为生的18000多名渔民,将彻底“洗脚上岸”,开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。这一切都源于9个多月前,洪湖上启动的一场声势浩大的行动——“大湖拆围”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开始,伴随着大规模的人工围网养殖,曾经烟波浩渺的洪湖被日渐蚕食,昔日的“浪打浪”变成了“竿连竿”,过度开发导致洪湖生态急剧恶化。“不搞大开发,共抓大保护”,洪湖上的围网,必须拆除!

  人与自然,从角力博弈到和谐共生,一个大湖经历了怎样的变迁?涅槃之后,又将迎接怎样的未来?

  在放流现场,湖北洪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朱俊华介绍说,增值放流的目的一方面是丰富鱼类资源,另一方面是控制水草的生长,避免湖泊的沼泽化。

  (7月13号洪湖开始史上最大规模增殖放流)

  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,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洪湖里的水草疯长,腐烂后不断淤积,导致湖底增高,水面萎缩。为破解这一难题,人们同样想到了养鱼吃草,“围网养殖”应运而生。可谁也不曾料到,当时的美好初衷,日后却带来了一场持续多年的生态灾难。

  2017年6月的一天,保护区管理局的渔政员江波,像往常一样,驾着快艇在大湖上巡逻。在湖上走了快十年,最近这大半年的变化,让江波特别有感触:“反差太大了,这一块的网基本上都清干净了,以前你走路你,走都走不进去。”

  江波抬手指过去——就在半年前,这里还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围网,纵横绵延十多公里。江波手指的尽头就是阳柴湖。

  (记者在洪湖上采访)

  张圣元是阳柴湖的村民,今年60岁。说起小时候的洪湖,张圣元的眼里泛着亮光:“我小时候洪湖的水喝到口里清甜的。那时候的鸟,大雁和野鸭一整晚都在叫,让人无法入睡;一飞起来,把天遮住,啧!多漂亮。湖里的鱼多得很,就这么看着来去来去,密密麻麻,几米深的水底有颗针都看得到。”

  (须浮鸥的卵)

  记忆很美好,但现实很残酷。上世纪80年代,“围网养殖”作为一种先进的生产方式被引入洪湖,并进行大规模推广。一时间,一场无序的“圈湖大战”打响了,一拨又一拨渔民涌入洪湖,插旗为标,插竿围网。面积53万亩的大湖水面,围网就占到37.7万亩。

  温峰,湖北洪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办公室主任,他亲眼目睹了那几年围网养殖的疯狂。形容当时的场景,他用了四个字,触目惊心:“2000年到2004年,洪湖的养殖规模已经达到了一个历史顶峰,占到整个洪湖水域的71%。可以说洪湖整个都是围网,下湖去不知道从哪里进从哪里出,就像一个大的迷魂阵,我们下湖一转就是一天。”

  (洪湖里曾经的围网似迷魂阵,蚕食着大湖水面)

  洪湖曾经有着“水下森林”的美誉,水草覆盖率曾一度高达90%以上。围网养殖让湖底水草消耗殆尽,大大减低了湖泊的自我净化功能;用于养殖而投入的饵料在水中发酵,加速了湖水的富营养化,这一减一加导致水质变差。中科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学雷团队,对洪湖水环境进行了长期跟踪监测。据他介绍,2005年,洪湖水质降到Ⅳ类,局部甚至恶化到Ⅴ类。

  水质变差后,围网养殖的效益也随之下降。为增加收入,渔民只有不断扩大围网面积。周而复始,洪湖就这样走向了生态恶化的死循环。

 [1] [2] [3] 下一页

0
编辑: 刘荣
 

更多>>华推荐

更多>>点排行

更多>>门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