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首籍摄影指导罗攀为你讲诉《芳华》台前幕后的故事

您当前的位置 :县市频道 > 石首市 > 本地  正文 来源: 今日石首 时间:2017-12-18 15:14

  《芳华》是由东阳美拉传媒、华谊兄弟、爱奇艺影业、耀莱影视、京西文化旅游等公司出品的一部剧情片,该片由冯小刚执导,严歌苓编剧,黄轩领衔、苗苗、钟楚曦等演员主演。影片以1970至1980年代为背景,讲述了在充满理想和激情的军队文工团里,一群正值芳华的青春少年,经历着成长中的爱情萌发与充斥着变数的人生命运故事。

  《芳华》已于15日正式上映,摄影指导罗攀(石首人)为我们分享了这部电影的幕后拍摄故事。

  罗攀,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本科、研究生毕业,是著名摄影师穆德远的得意门生。毕业后,他曾在中国传媒大学摄影系任教,后转任专职摄影师,拍摄过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、《我和你》、《夜幕惊魂》、《千钧一发》、《五彩神箭》、《西风烈》、《烈日灼心》、《老炮儿》等影片。

  《芳华》摄影指导罗攀

  记者:经历过《我不是潘金莲》之后,这一次是如何开始跟冯小刚导演合作的?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?

  罗攀:《芳华》是在《我不是潘金莲》正在做后期的时候启动的,当时冯小刚导演给我看了一个严歌苓的小说,看完后我觉得很有意思,他说想要拍成电影。

  《芳华》的筹备时间很短,因为当时我正在筹备另一部电影,导演的精力也都在演员那边。这次开始并不像之前那么顺利,因为《芳华》是冯小刚导演自己脑海里的东西,所以必须要跟他想得差不多才行,我们各自读剧本又会有很大的区别,所以一开始都在摸索。

  而且我们一开始就拍了影片开头那段最难拍的8分钟镜头,开拍的第一个月都是阴天,冯小刚导演想要的是太阳的感觉,所以那时候大家都很紧张,前两周是非常困难的,后面就好了很多。

  记者:这次在摄影方面对《芳华》有什么期待?您在《芳华》中想创造出什么样的画面风格?

  罗攀:像《我不是潘金莲》这种电影是很客观的镜头,经常是在画面外看这个故事,但《芳华》是很个人化的电影。

  我又看了一遍像《山楂树之恋》、《归来》等同样表达那个时代的电影,这些影片都属于偏客观记录的类型,而冯导想要的感觉是进入人的情感里面。

  所以我当时跟导演提的想法是镜头要离人近一点,而且我希望能用25mm镜头来拍,并且镜头流动有一些梦幻感,曝光控制又不会特别奇幻。

  罗攀:后来我们还一起看了《生命之树》,冯导觉得那个想法很有意思,于是我是在八月份在先力的沙河影视基地用ALEXA Mini拍了一段《芳华》的测试样片,冯导看过样片之后觉得可行我们就算正式开始了。

  后来又在色彩方面做了一些调整,但运镜还是原来的想法,就好像观众的眼睛离演员很近一样。而且镜头的运动没有一定的规律,甚至连轴线都不管,想做出镜头一动那段回忆就稍纵即逝的感觉。

  色彩方面,因为景的原因,绿色和黄色不可避免,美术老师也把景做得比较旧,所以打光基本上是以白光为主,但也有很少量的色光,比如何小萍晚上在排练厅的那场戏,因为那个年代的室内光线都很弱,所以会有一些这方面的区别。

  罗攀:我的每部电影都是我自己掌机,因为总有一些摄影机运动很难用语言传达给另外一个人,而且演员的戏也在变化,我会决定他们情绪到了的时候机位要不要上去,或者是需不需要往后退,这是对剧本把握的结果。

  如果增加了掌机的步骤,万一跟冯小刚导演的想法不一样或者需要演员再演一遍的话,演员的情绪就会跟不上,毕竟那些演员大都是新人,他们第一轮的情感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其实这也是我习惯了自己掌机的工作方式,虽然《芳华》的运动镜头对操作有一定的要求,但并不是因为这个题材我才自己掌机。

  记者: 《芳华》的灯光风格是什么样?舞蹈排练室的灯光效果是如何塑造的?用了什么样的灯具?

  罗攀:我觉得《芳华》的灯光风格是偏近于自然光的,光线也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。比如说那段八分钟的舞蹈,实际上它并不是自然光,因为真正的排练大厅都是黑乎乎的,只有顶层那一点小灯泡才是自然光因素,但如果按照原样肯定拍不出舞蹈的美感。

  我们就在窗户外面用六个18K Par灯打出地面上有影子的阳光感,但这却是人为的光效,尽管冒了可能跟阴雨天光效不接的风险。

  罗攀:室内的光线设计以模拟当时的环境光为主,比如说几个女生在走廊里互相吵架的戏,但是它又会比真实的光效漂亮一些,就是在自然光和美化的光线之间找灵感。到了越南战场那一部分,自然光就很足了,也很少去设计那种梦幻的光效了。

  记者: 《芳华》在年代感的塑造上有何不同?这一次选择使用Mater Prime定焦镜头的初衷是什么?它们的哪些特点是您想要的?

  罗攀:其实我并没有特别去强调年代感,当时有什么色彩、有什么车去还原就可以了。虽然那些人生活在70年代,但对他们来说那就是此时此刻。

  只是很多人判断年代感是因为道具,有一些摄影师在画面方面会把它做得有年代感一些,想要营造这种效果应该是后期的因素更多一些。使用MP镜头是因为它的解像力比较好,用UP镜头的主要原因是它轻便,它们的画面放在一起也很难看出区别。

  MP要稍微重一点,所以有一些特别长的镜头是用UP拍的,比如在香格里拉那个舞台表演的时候,有一个环绕镜头就是UP拍的,光孔全开的情况也不多,一般是控制在T2.8左右。

  记者: 《芳华》启用了全新的女演员,把她们拍得好看有什么特别的方法?

  罗攀:一般没法提前想好怎么打光,你甚至不知道那个光效是不是对的。通常是看了环境会想象什么样的光好看,像澡堂那场戏其实打光是比较常规的,光从窗外进来,然后适当地做一点反差就好了,主要是我们的演员很出彩。

  舞蹈那部分的光效就是靠高亮的柔和光,和绿色的背景形成反差后会有一种特殊的美感,但也确实要求一个审美的基础。

  记者: 《芳华》中还有哪些拍摄经历是您难忘的?这样一个题材对您个人有什么不一样的意义?

  罗攀:《芳华》有难度,它有些环境的确不是那么好拍,比如舞蹈排练厅那部分就不好拍,但这对我的运镜和打光有很大的帮助;演员的感觉很难拍,比如黄轩和女演员的戏都不大一样,怎么拍他的感觉就是很难的;再比如刘峰和何小萍在在铁门那出来分手的戏也很难拍,虽然镜头很简单,只是往后退,但更要克服后退带来的镜头晃动,还要捕捉到情绪。

  其实有时候演员是会去看画面的,他觉得你这个方法特别有意思,他的情绪就能够表现出来,如果这个方法让他觉得无趣,演员的状态就不容易出来。

  罗攀:这次的运镜几乎是全新的,虽然以前经常拍肩扛镜头,但是MAXIMA稳定器之前没用过,我得掌握它。

  其次就是跳舞的部分也很难拍,比如文工团解散那场戏,导演会要求哪一句台词的时候镜头在哪个演员的脸上,歌词切换到那个地方的时候镜头不能早也不能晚,更不能有犹豫或者故意,所以我就得记住镜头运动和舞蹈动作,踩着音乐点走,尤其是那样的哭戏往往只有一次,我们当时就拍了两条,但第二条没有用。

  压力就在于这次拍摄对于我来说就是技术、记忆力和感受力高度统一的结果,差一个就不行。

  记者:接下来有什么新的计划?最近有了解哪些新的技术动态?

  罗攀:接下来在筹备一个现代题材的网剧,从网剧的制片角度来说,新的尝试并不算多,因为网剧消费的还是故事。

  我觉得现在的摄影技术在做一些小的进步,比如HDR和全画幅,全画幅会带来更浅的景深,而且像素会更高,它会带来摄影审美上的一点点进步。还有一个感受就是现在各国先进的技术理念都进入中国,但我们很多概念都没有用好,往往因为条件或是人的原因,这方面还会有很大的进步空间。


0
编辑: 柯亚琴
 

更多>>华推荐

更多>>点排行

更多>>门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