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安县"人情风"治理调查:猛药去疴 三袁故里清风和畅

您当前的位置 :县市频道 > 公安县  > 本地 正文 来源: 湖北日报 时间:2018-02-14 15:11

  猛药去疴 三袁故里清风和畅

  ——公安县“人情风”专项治理调查

  赶情搭礼,人之常伦。但在“三袁故里”公安县,“人情风”一度是“人情疯”。无论城乡、贫富,相互攀比大操大办。人们怨声载道,却又趋之若鹜。政府几经治理,却几度反弹。

  近日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访该县。隆冬腊月,该是彩球高飘、炮仗齐鸣的时节吧;但无论城镇村落,均不见成排的充气拱门、漫天的礼花硝烟,所到之处都安安静静,黄发垂髫怡然自乐,都说,仅仅8个月,“人情风”就彻底刹住了!

  仅仅8个月,乌烟瘴气就成和畅清风了,他们是怎么做到的?

  治标:重典治乱,雷霆万钧

  刘新云对记者说,全村635户,户均人情年支出往年至少是这个数。他晃着一根手指,1万元。

  老刘53岁,闸口镇红安寺村支书。他以自己为例,当支书年薪3.9万元,种地50亩年入5万,总收入近9万元。以往把赶情5万多元和日常开销一刨,过年就基本没钱了;如今“人情”少多了。老刘亲朋多,当支书交际也广,最多一天曾赶场18家;而从去年至今,全村酒宴总共才20场。

  记者走访斗湖堤、麻豪口、闸口、斑竹垱等多个乡镇,说到“人情风”,村民仍一肚子苦,纷纷说,砌个猪圈也摆酒3天啊,实在没由头,老爸62岁、老妈58岁,62+58=120,“双甲子”!又可以鼓乐喧天,大宴宾朋了;受邀不去不好,去就要送“情”,烦不胜烦。

  县纪委常委涂义强说,2013年就开始整治了,当时只对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,但“社会基础”仍在,效果不理想,一些干部玩“躲猫猫”。孟家溪镇一村干部为儿子6岁庆生,偷偷跑甘家厂镇去摆酒,自己不出面,让亲属撑场,不在同一酒店,分期分批,化整为零。黄山头镇一干部跑到湖南黄山头镇去为岳父办寿宴,藕池镇一村支书以亲戚名义为岳母庆生……人情是假,收礼是真,狮子口镇一教师,孩子升学,甚至搞起了“收礼不摆酒,送礼返红包”的把戏。

  去年4月,该县痛下决心,整治扩面,全民参与,出台“史上最严”禁宴令:普通群众只准操办4类宴,婚嫁(凭结婚证)、添丁(凭出生证)、80岁以上整生(凭身份证)、丧事(先操办后补手续);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只准操办婚、丧两件事。无论谁,都必须先报备、交押金,否则即便客已入席,也要强力劝散。

  与此同时,全县一盘棋,整肃“人情风”衍生的流动乡厨、戏班、餐厨具租赁等“新产业”。由民政、食药监部门指导成立乡厨协会,厨师年缴会费180元,持3证(健康证、资格证、会员证)才能上岗;文化部门全面审查乡村戏班、乐队资质;气象、安监、路政、城管部门对充气拱门等庆典设施予以“清场”;公安、消防、环保部门对酒店聚众赌博、安全隐患、环境污染等情况进行地毯式排查;就连工商、税务也有针对性地严格了相应手续。

  操办者、厨师、餐馆都必须预先报备,如此一来,沸反盈天的“人情喧嚣”,很快偃旗息鼓了。

  治本:三位一体,雷厉风行

  但敦风化俗不会一蹴而就,长效呢,怎么抓?

  记者看到,县委书记刘润长、县长杨运春去年4月的公开信《从我做起,从现在做起,让人情回归真情不再成“风”》仍在各村张贴。据介绍,公开信一上网,点击率很快10万+;全县1368个基层党组织开展“正党风、清政风、纯民风”大讨论,35428名党员干部签了《拒绝“人情风”承诺书》;媒体《“人情风”大家谈》节目天天谈。宣传铺天盖地,党委政府狠刹“人情风”的决心,妇孺皆知。

  紧接着,迅速健全了全覆盖纪监网络。

  麻豪口镇沙场村支书黄祥云带记者参观他们的监控室,20个探头的监控实景,在20块显示屏上一目了然,全村无死角,影像记录保存半年,一有风吹草动,立即行动。

  镇纪委书记刘昌言说,更重要的是组织架构,明确了“三责”:乡镇和县直党委负主体责任、县乡纪委负监督责任、村(社区)负直接责任;厉行“三巡”:县级领导带队巡、镇村专班上门巡、重要节点暗访巡;严格“一案三查”:严查操办者、倒查包片干部、追查参与者。

  闸口镇红安寺村一村民为女儿升学摆酒被罚2000元,还写检讨,各组张贴。村支书刘新云也被罚400元,“你说我冤不冤,他没在闸口镇办,偷偷跑斗湖堤镇去办,但我是村干部啊,监管不力,认罚,吸取教训。”

  记录显示,8个月共集中巡查500余次,立案查处33起,党纪政纪处分53人,免职13人、诫勉谈话30人、通报批评11人、提醒谈话2人、批评教育3人、辞退3人,通报典型案例33起。

  记者问,跑外地办酒、托亲友办酒,你们咋知道呢?

  镇纪委副书记王洪明说,群众举报!群众是“人情风”的参与者,更是受害者,都恨这事。走群众路线,发动群众,就可以天网恢恢。

  据介绍,全县321个村、65个社区都修订了《村规民约》《社区公约》,将操办事项、宴请范围、“人情”标准、宴席规模全纳入,户户签字承诺,覆盖率100%;还发动老干部、老党员,全县成立“红白理事会”386个。涂义强说,群众自治组织的功能,是全面激发基层党群营造人情新风的内生动力。

  清源:文化固本,激浊扬清

  记者问,陋习虽陋,但好多年了,突然刹住,群众如何适应?

  涂义强说,文化!“人情风”也是文化,糟粕文化;“公安三袁”的文化精髓是家规家风,为官,清正廉洁;做人,敦厚守德。

  整治期间,该县把“人情风”治理纳入文明单位、文明新村、十星级文明农户评比范畴,开展“社区天天唱”“送文艺下乡”,《移风易俗三字经》小册子免费发,“传三袁家规”文艺节目村村演,以新风正气占领精神文明高地。

  记者说,这是政府行为,群众的业余闲暇生活呢?

  涂义强说,年轻人打球的多了;中老年走路的多了,晚9点前江堤上成群结队;跳舞的也多了,农村人跳舞不像城里尽是大妈,也有小嫂子,不挑场地,没伴儿她一个人在家门口跳。

  闸口镇委书记黄道俭说,关键是党风正了,党员干部三五成群聚会的少了,为民办事的精力足了,圈子文化无存,就没了慵懒症。

  闸口镇最繁华街道500米不到。邻省一个县纪委曾来考察取经,说在当地这样的街上,拱门气球每天不下20个。涂义强说,以前这儿50多个是常态。邻省干部不解,我们怎么就取缔不了呢?

  记者手记

  治病,总会有阵痛

  采访中,记者所闻并非全是赞誉,也有杂音,譬如“人情风”刹住了,经济繁荣也刹住了,餐饮业门庭冷落,烟酒商超经营惨淡,尤其是一度活跃的流动乡厨,大面积失业……

  乡厨协会会长邹沫证实,酒宴锐减,乡厨的挣钱机会的确减少约三分之二;仍从业的,收入也不如以前。

  有人将这一局面理解为“凡事有利有弊”。公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陈念祖不这么看,他认为整治“人情风”有百利而无一弊。

  陈念祖说,不能将所有热闹都等同于经济繁荣,而要看它建构在什么基础上。当人们不再勒紧裤带在“人情风”中强装笑脸,餐饮业的门庭冷落就不叫萧条,而叫回归理性;乡厨大量失业,遭遇的不是行业淘汰,而是生活理性健康的排斥。治病,总会有阵痛。但这个痛,正是肌体恢复康健的感觉。

  铺张浪费、环境污染,是“人情风”的表层危害,深层危害是人心,你家办酒我送“情”,我要想名目也办一场把“情”赚回来,这样,“情”就不再是情,而是算计。整天琢磨这些,民风怎么淳、政风怎么清、党风怎么正?

 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:“要深化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,开展移风易俗、弘扬时代新风行动,抵制腐朽落后文化的侵蚀。”整治“人情风”,就是一次具体践行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刘振雄、通讯员夏峻、陈白云)


0
编辑: 苏园
 

更多>>华推荐

更多>>点排行

更多>>门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