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公安民歌集锦》中的“小情歌” 你会唱几首?

您当前的位置 :县市频道 > 公安县  > 本地 正文 来源: 孱陵在线 时间:2018-10-08 14:57

  在公安县的历史发展中,曾出现过许多唱起来“连心连肝如醉如痴”的情歌,并被汇集在长江出版社于2012年1月出版的《公安民歌集锦》之中。这些民歌的搜集,得益于公安县近几代音乐工作者的数十年的“艰辛跋涉在村野”的积累。他们是毛祖贵、陈介凡、刘选礼、熊永、袁伯华、徐华、卢贤发、邓邦国、盛可以、周为民、袁晖、崔燕、刘可等诸位。

  翻阅这部集大家心血汇编而成的200首民歌集子,突然发现了一个“耀眼夺目的宝藏”——情歌竟有120多首之多,占集子所列曲目的60%以上。所搜集的情歌在时间上跨越数百年,在地理上遍布全县每个角落。其歌词大多以插秧、薅草、收割、采茶、打硪、搬运、划船、纺织、思念、规劝、嬉闹为背景切入;而且仔细咀嚼歌词之含义,觉得满卷“饱含”着情形依依、情态唯唯、情含脉脉、情言诺诺、情思绵绵、情趣悠悠之深意,令人不得不“遥想公‘安’当年,小‘妹’初嫁了”之趣味情景。

  话入正题,据公安音乐界权威专家介绍,早些年,公安有三首最流行的情歌和三首最流行的儿歌。今天先推介公安早年最流行的三首情歌。

  《想起哥哥巴门站》

  第一首就是《想起哥哥巴门站》(又名《十想哥哥》),这是杨家厂镇的老百姓代代相传至今,后由徐华从正在茫茫晨雾中耕田的老农彭中海口中抢录下来的。

  歌词别有情趣,如“第一想”就能激发出那种令人神不守舍的味道:一想哥哥巴门站啰,眼泪流哒千千万啰,可惜眼泪捡不起哟,捡得起来用针穿啰,等我的哥哥来哒把他看啰。后面还有“九想”,如果都写出来,并按照词上的曲谱哼唱出来,估计那些即使留学国外的高材生也瞧不起外国洋妞了,一定会转念回到公安找个村姑,过那种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田园生活的。

  《高粱田里好会郎》

  第二首《高粱田里好会郎》,此歌“出生”于孟家溪镇一带。

  一看这歌名就知是水乡儿郎挖空心思地想与情妹私会的真情表白:“新打的锄头羊角方哦,打把我的幺妹子薅高粱哦;手下的高粱快快长哟,长得我这奴家一般长哦;梗儿青来叶儿黄哦,高粱田里好会郎哦。”你听,这种富有创意的深谋远虑的设想,怎不令人陶醉痴迷?乡间男女意欲私会在哪里合适呢,“他”竟然想到利用平原湖区的地形地貌,谋划着等待高粱长高了以便藏身“蜜”谈,这种“野心勃勃”的谋划,多么有情有景有趣啊!这是不是比城里的男女因没有避静之处谈恋爱,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大路边当“双岗站长”要美妙百倍?

  《正月看姐是新年》

  第三首《正月看姐是新年》,也是孟家溪大垸早年的劳动人民创作的。

  歌词亦有情意缠绵的特点:“正月里看姐是新年啦,两膝跪在姐面前呢,十指尖尖来扯起哟,你我相爱拜个什么年唦?咿子呀咿哟喂,拜个什么年唦?”这首歌对应着第二首,是另一番女孩心疼着男孩的“真情实景”,女孩看到自己的男朋友拜年竟然“动真格”地跪下了,便用双手将他“挽提”起来——那情那景那趣该是多么的“醉人”啦,当今似乎难能见到这种纯正的“爱情画面”了啊!

  在公安的情歌中还有诸如藕池的《大姐只赶有情人》,南平的《姐不爱郎郎不来》,闸口的《一把扇子两面花》,埠河的《她爱我来我爱她》,黄山头的《情姐送茶来》,毛家港的《幺妹子硬要送郎回》,狮子口的《无郎无姐唱不成》,章田寺的《一对喜鹊树上跳》,章庄铺的《郎是田中一蔸秧》,麻豪口的《郎在门外唱山歌》,斗湖堤的《这双鞋子送何人》,甘家厂的《绣香袋》,斑竹垱的《绣一个情哥在里头》,夹竹园的《六月吹南风》等等,在此因受篇幅限制难能一一列举。

  在一个县域内竟有如此多的情歌传播在民间,是不是创了全国纪录,笔者无法考证。反正可以绝对地说,公安的情歌流露出的是真情真意。正如公安民歌的主要搜集者徐华所说,这些情歌的歌词绝不是作家坐在家里创作得出来的,这是男男女女在日常生活中以巴心巴肝的情感碰出火花的自我表露,是用比拟的手法创作出来的。笔者略识曲谱,依照曲谱对应歌词哼唱了卷中的十几首,并边唱边品味其词其乐其景,不禁令人肃然起敬:佩服公安的祖先们啦,竟有那种能用唱情歌把人搞得“神魂颠倒”的智慧呀!(文:汤博词)


0
编辑: 袁超伟
 

更多>>华推荐

更多>>点排行

更多>>门视频